本帖最後由 blair 於 編輯 這又是一個“小快靈”互聯網思維戰勝“大而全”傳統經營模式的故事,這次要聊的,是一個裸露上身的美容美髮姑娘戰勝了脫衣舞俱樂部的故事~ 粉紅色的霓虹燈照出“美容美髮”四個大字,玻璃門裡的黑絲象腿被小粉燈映得發紫……這種美髮産業你肯定有過見聞,在國外也有小粉燈美髮,而且這一産業正處在灰色地帶,但那些赤膊上陣的姑娘真的只管理髮。 現在世界各地的脫衣舞俱樂部都很難做,一方面,他們很難留住客戶,如果只不過是看看裸體妹子,但一口肉也吃不到,在家上上網不就好了? 另一方面,來自社會道德衛士們的攻擊也越來越多了,尺度稍微大一點分分鍾就要歇業。 好在每個行業中都有肯動腦、愛動腦的從業者,“在裝修華麗的房間里,一個裸體妹子到底能爲男人提供什麽服務?”一些走在潮流前端的脫衣舞俱樂部給出了答案:讓姑娘少穿幾件,給顧客理個髮。 所有人都盼望世界上不僅有盲人按摩,也要有啞巴理髮,但是當這些裸體理髮師出現後,顧客反而變成了嘴里閒不住的那一方…… 上圖是一張常見的“上空”美容美髮店宣傳照片,相信就算是光頭顧客來理髮,也需要用塑料布遮一遮。在這種服務中,美容美發不再是幌子,而是作爲真正的服務項目,而讓人興奮不已的身體退居二線成了增值服務。 除了理髮、刮鬍子、刮汗毛的全套服務,這類“上空”理髮店也會請來(至少是藍翔級別的)理發師、設計總監爲客戶做個造型。 這看上去是個能挽救傳統脫衣俱樂部的全新模式,然而問題依舊存在。過去,一位跳鋼管舞的姑娘能同時讓台下數十甚至數百位客戶得到服務。但再牛X的設計總監,每次也只能給1位客戶服務。 最終結果是,那些脫衣舞俱樂部仍然無法擺脫困境,但赤理髮師卻可以打響自己的個人品牌。比如來自澳大利亞的22歲姑娘Breanna Francis,就是上面這位。 你看,Breanna並不是一個長相多麽甜美的姑娘,除了一對DD罩杯的美胸以外,她的身材也沒有太多可圈可點之處,其特長就是學到了一手美髮造型的功夫,另外也敢裸體上班。去年3月,澳大利亞僅次於首都堪培拉的第二大內陸城市圖文巴有了自己的第一家脫衣舞俱樂部,夜店還沒建立,就遭到了3000多名警察、教育者和神職人員的聯名反對。 這家名叫The Vault的夜店成立後,共簽約450名“舞蹈演員”,餐飲及其他服務人員30名,而裸身理髮師Breanna就在其他服務人員裡。 借助夜店被強烈反對這一個新聞事件,人們很快發現Breanna姑娘提供的理髮服務,而且所有的道德制高點在Breanna面前都不成立——她的確能像專業美容店那樣爲人做造型,另外,如果你認爲這種裸體理髮太露骨,有的是正常洗剪吹理髮店供你選擇。 在The Vault打了1年苦工後,如今Breanna向我們表示自己看清了“上空”理髮這個灰色産業的未來:她打算成立一家鬆散的理髮公司,爲客戶提供上門服務,初期她只打算招聘7位女性理髮師和3位男性理髮師(面相直女)。同樣是光著身子,只管理發,而且全程錄像備案。 Breanna的故事告訴我們:在這個無數成熟産業都會被推翻的時代,活兒好、肯幹、腦子快、眼光準,和DD罩杯的美胸才是你成功創業、成爲黑馬的先決條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