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blair 於 編輯 把三輪車改造成“房車”囚禁兒女,這段新聞想來大家都有看過了吧?本來這和普通的犯罪新聞沒什麽區別,但是有些媒體一定要在標題里加上“自願”兩個字……這簡直太…的不厚道。 “自願”這兩個字,大概來源於女人在接受採訪時的話—— 雖然猛一看就像兩口子拌嘴說出來的話,但這明顯是女人在擔心打擊報複,兄弟們智商都不至於被標題唬弄,廢話到此爲止。 放眼這個腐朽的世界,還是有很多妹子是心甘情願主動做奴的……想找到她們,首先你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爺有錢 在BDSM遍地滋生的美帝,你是可以花錢買到小皮鞭服務的,不過這裡說的不是你花錢被抽,而是花錢抽別人……一般的服務者這裡就不談了,分享一段奇葩的故事,來看Reddit用戶RebootedGirl寫的自白,這女人曾經花了16個月專職做奴。 我們的女主角(19歲的失足女青年)和男青年Frank制定了一份合約:以一年爲期,Frank供養這位姑娘,還定期支付費用,而女主角負責扮演“奴隸”的角色。在Frank的住所(還是一處Loft),這位女人幾乎光著度過了一年,周圍沒有電視、電腦、收音機,只有一部非智慧型手機。 一開始他們的臥室生活就像是普通情侶那樣,只不過是添加了一些黑色皮質器具 ……慢慢地,女人愛上了這裡的生活,甚至聽從Frank的命令打掃房間、做飯,或者做任何事。 接著Frank開始給這女人洗腦,包括整整3周蒙住她的眼睛。當這位女人意識到當初定下的協議正在失效,她說了安全詞,然後這位名叫Frank的男青年就像協議中約定的那樣,停止了這段關係,甚至結算了費用。 最後他們兩人又維持了5個月的情侶關系,Frank很紳士地確保了沒有對這女人造成什麽身心創傷,還幫她找到了工作和新的住所。二:老子是吸血鬼 獵奇的想法兒總能吸引到同類的女人,比如:你認爲自己是一只吸血鬼,不吸人血就會死。 在這個亞文化圈子里,吸血鬼也是分等級的,比較低端的就是去醫院跪求買血的,高端的……就是能“飼養”一位近似於奴的女性爲自己提供新鮮血源,是否順便再提供點別的,這都不重要了。來認識一下Blut Katzchen,心甘情願被主人吸血的女人,她的主人是43歲的Michael Vachmiel,住在德州的休斯頓,每當Michael感到自己困了、累了、饞了,就會刺破女人的皮膚,然後把嘴撅上去……對於Blut這位女人來說,這就像是美夢成真,“我從小就爲吸血鬼著迷,最初只不過是讀了我姐姐的一本關於吸血鬼的童話書罷了。” 在圈兒內,像Blut這樣的女人被叫做“黑天鵝(Black Swan)”,作爲過來人,Blut認爲心態最重要:“如果想成爲黑天鵝,你需要一種非常特殊的心態,你必須非常順從主人,而且在付出的時候一定要真心感到快樂。” 吸血的過程其實非常乾淨,甚至是就像是在做微創手術,在吸血之前Blut的皮膚會被反覆消毒,Blut甚至自己提供工具:“爲了讓Michael(主人)開心,我會自卑一些工具,讓他在我的身上用血作畫。” 然而所有的準備工作都是爲吸血鬼(主人)服務的,因爲喝血的方式是直接用嘴……但是Blut很樂觀:“我從13歲開始就在做黑天鵝了,我從來沒有被感染過任何病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