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blair 於 編輯 謎片里經常有這樣一個情節,男女雙方看不到對方,而是被一面牆隔開,雙方通過牆上的一個洞進行啪啪或者“咬”,通常這樣的謎片都給一種神秘感,島國似乎對這樣的謎片情有獨鍾。 Madeline Madison(姐姐) and Chuck Tang(弟弟)姐弟兩人本身都是色情演員,而兩人同時被片商確定爲《牛奶女傭2》的男女主演,但是在開拍前,片方並沒有告訴雙方另外的主演是誰,也沒有讓男女雙方見面。 Madeline Madison說她不熟悉以前的《牛奶女傭》的電影,只是大概知道女主角會通過牆上的洞給男主角“咬”,她當時覺得這似乎並沒有什麽不妥。在接受採訪時,Madeline Madison聲稱,製作人不讓我見男主角,我就發現很奇怪,因爲通常我們總是會在開拍前和合作夥伴碰面的。一方面是有個了解,另一方面也是可以增進情感。Madeline Madison覺得這會讓工作容易得多。而這一次,製作人卻不讓他們見面,她也沒好意思多問(所以這也許是爲什麽她願意在片中給弟弟進行“咬”)。 製作公司其實這一次安排的是一個亂倫的場景。由於日本非常喜歡亂倫的風格謎片,所以片方想把這部亂倫片以十億美元的價格賣給日本公司。據報道,該公司其實告訴過男女主角這是一部真正的亂倫謎片,但是Madeline Madison以爲只是在劇中是亂倫的劇情,她沒有想到對方會是自己的弟弟,會變成一場真正意義的亂倫。 據Madeline Madison說這一天的工作影響了她現在的整個生活。Madeline Madison說:對於我的那場戲,我只得到$100美金的報酬,但是我現在遭遇了嚴重的情緒困擾,需要昂貴的費用看心理醫生,治療內心情緒。我甚至失去了我的制自力。這段時間。我連我弟弟的眼睛都不敢看。我的生活全毀了。Madeline Madison把這家片商告上了法庭,要求賠償320萬美元,她覺得這就是一場商業欺詐。但是片商的董事長Jameel Mendoza卻給出了這樣的說法:她是一個騙子。她想盡一切辦法就是爲了錢。對於她這樣的一個三流演員,我們通常一場戲只會付$25美元,正因爲這是和他弟弟的亂倫情節,我們才同意$100美元一場的。她真是一點沒有道德標準。至於弟弟Chuck Tang,他表示不會控告片方。Chuck Tang報道說,雖然和姐姐這樣做感覺很抱歉,但它並沒有擾亂我的生活。這僅僅是一次“咬”。如果我戴上眼罩,我也可以上姐姐,因爲他覺得每個女人的小妹妹都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